巴渝文苑|开衙为了“石圆圆” ——吴三桂为何在津南设置清溪县
2022-05-23 18:30:51 来源:重庆文艺网
江津中山镇境内的笋溪

江津中山镇境内的笋溪

在江津区南部山区的中山、双凤、四面山等集镇,早前曾流传一首关于吴三桂的民谣——

冲冠为了陈圆圆,引了清军入大关。

开衙为了石圆圆,清溪沙底藏硬钱。

说起吴三桂,大家都会想到他“冲冠一怒为圆圆”一事。他是个政治上“左右摇摆、两船都踩;时这时那、变化飞快”的颇具争议的人物。民间关于吴三桂的故事很多,但大家有所不知,他曾在现在的江津县境内的南部山区设置过一个清溪县。县衙内吏、户、刑、粮、工、礼等六房俱齐。

上述民谣上句“冲冠一怒为陈圆圆,引了清军入大关”,说的是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而引清军入关的事。第二句“开衙为了石圆圆,清溪沙底藏硬钱”说的是吴三桂在今中山镇一带开衙门,设置清溪县的事。有人说:民谣中的“石圆圆”是吴三桂所安置的清溪知县石言颜。他因中饱私囊,最后负玉石跌溪而死。其实,此种解释不完全正确,有点望文生义。“石圆圆”不全指“石言颜”,巧合的是谐音而也。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清顺治十五年吴三桂由川入黔。他曾暗中多次到与黔北交界处的江津县柏林、四面、双凤、中山等场镇巡访。一次他巡访到了现在的中山镇福兴河与茶坝河(笋溪河)交界处,这里刚下了一场暴雨,河床被冲缺,他发现水沙下埋着许多晶莹剔透的圆圆的鹅卵石,他捡起一起:天呀,这哪是鹅卵石?这分明是玉石!他带了五颗回去后,急着暗中找玉器行家鉴定。他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化装成农夫到他发现“鹅卵石”的地方走了两趟。这些鹅卵石,当地人称为“石圆圆”。他回到营帐后就开始谋划一件大事:将来一定要在此设一个县城,座拥这些珠宝玉石。享受荣华,富贵千年。

清康熙一年,吴三桂统管滇黔,他命王屏藩率部驻扎滇黔北部。后来吴三桂叛清,他开始谋划“变天”计划,他令王屏藩入川。从康熙十二年开始,王屏藩用六年时间主持修建一个巨大庄园。此庄园与仰天窝、扎紫门和后山坪八角尖,龙塘庄、浑水塘、朝天嘴石寨等形成一线,且互为犄角,构成棱形防御体系。这巨大的庄园就是人们后来传说中的会龙庄。此中提到的扎紫门,意为驻扎在紫禁城外之的营门。可见,吴三桂有了自立君王的野心。

清康熙十七年,吴三桂终于称帝,立国号大周,定都衡阳。但好景不长,不久他病死。他死前暗传给继位者、孙子吴世璠的密旨上有两列文字。第一列仅10字:清溪县衙开,水下金银宝。第二列是他安排的清溪知县和幕僚名单……

吴三桂孙子吴世璠当上大周皇帝后,改年号洪化。在洪化二年,吴世璠终于遵照“太祖皇”吴三桂的临终嘱托,在现在的江津南部中山镇境内设置清溪县,县治在今中山镇龙塘村田沟头。这里地理位置很特殊,从西而来的一条清溪福兴河与从东而来的茶坝河在此交汇,形成一大坝。坝后是高耸的寨子山。两溪交汇,碧水潺潺,水底五彩斑斓的鹅卵石煞是好看。县城设在依山傍水的大坝上。此外还建有县衙朝门、正堂、城墙等等。高高的县衙大门两边立有威严的石狮。所以后来这里又叫石狮坝。

吴世璠按“太祖皇”吴三桂的密旨,任命本地举人、心腹石言颜为清溪县知县。

清溪县辖区域不大。其范围大致是:北至今江津县李市镇边界、南至今贵州习水县边界、东至今重庆綦江区、西至今四川省合江县边界。

此时,大周国别都——一个巨大的庄园已建成。吴世璠令清溪知县石言颜在其大堂上悬挂“雄镇清溪”巨匾。此说明吴三桂孙子吴世璠是准备将清溪县作为大周国永远与朝廷对抗的基地。

奇特是中山镇境内的溪河

奇特是中山镇境内的溪河

清溪县建立后,知县石言颜每天夜间派差役暗中到溪河里采挖鹅卵石,一箱箱清洗后光润圆滑的玉石被暗中沿渝黔古道送往“都城”衡阳。县衙官府划定范围,不让老百姓走近细看。不到半年,两条清溪水满的河流,被他们挖得百孔千疮。

知县石言颜终于有了贪心。在一个月黑风清的夜晚,石言颜暗中一人去溪河中挖采美石。为了保密,他没有带着差役。他还真还挖到一沱小甑般大小的圆圆的美石。此石非常细腻、坚硬无比。凭感觉他就断定此是一块好玉,他准备将此宝石带回家占为私有。当他刚背起美石刚走几步,突然“哐哐——”一声,他一不小心就跌落到深水溪潭中,他没有挣扎上岸就被活活淹死溪潭之中。

这事被上报到“都城”衡阳,上面派官员来密查,后来还是不了了知。不久,大周政权灭亡,树倒猢狲散,清溪县也跟着垮台。

江津笋溪河中所产玉石

江津笋溪河中所产玉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地老百姓都知道吴氏祖孙为什么要设置一个清溪县,知道清溪知县石言颜的死因。于是有好事者就编了上文所说的这首民谣:冲冠为了陈圆圆,引了清军入大关;开衙为了石圆圆,清溪沙底藏硬钱。慢慢地这民谣就传了下来,此事在江津的方志中有一些零散的记载。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公社在石狮坝等地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挖出了“清溪县治”遗址处的铸币厂等。2018年10月14日,四面山游客集散中心(中山)工程施工中,清溪县衙门口上的一对石狮被挖出,但风化、破损严重。据传当年清溪县官所穿朝服,仍流存于当地的民间。

这正是——

美石本天然,洒落清溪间。

世间贪戾人,水中梦难圆。

作者:庞国翔,系中国作协会员、重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江津区作协主席。现供职于江津区文旅委。